当前位置:88必发娱乐城 > 自然科学 >

朱启臻: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朱启祯:农民需要什么样的集体? - 新闻 - 科学网络

  近年来,农村集体化问题受到了农业,农村和农民研究人员,从业人员的重视。其实,这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普遍问题,也是一个难题。只有农民才能组织起来解决农民问题,解决农业问题和农村发展问题,这是常识。但为什么这个看似简单的常识问题长期不能解决,并不是说人们没有意识到组织农民的重要性,而是没有找到组织农民的有效途径。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即将发布,重点推进农业供给方面的体制改革,加快发展农业和农村发展新动力。无论是供给方面的结构调整还是农村土地改革,农民组织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传统的集体化道路已被证明是违背农业发展规律的道路,经过近30年的发展,人们的食品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有人经常问这样一个问题:小港村为什么还要穷,因为他要挨家挨户做生意,为什么华西村因为集体化而走上富裕之路呢,所以才来到结论:要发财,就要走集体化的道路,其实这并不是小岗村和花溪村的本质区别,因为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在小麦和玉米整个种植的富裕群体组织但是我们可以找到依靠工商业赚钱的个体经营者,小岗村与花溪村最本质的区别在于不同的c他们的业务内容。

  当然,现实中散户管理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但很多人甚至因为这些农场运行中存在的问题而否定其合理性,甚至倒退。解决散户农户问题,唯一的出路就是组织农民,但这绝不是回到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集体化道路上。有人反对大包,甚至认为大包农经济回到个体经济时代,传统集体所谓的集体农业永远不会忘记,相当好的伤疤就是忘了痛处。

  当然,农民组织也有很多种创新,但在解决农业发展上往往存在很多缺陷。例如,公司化的农业将农民变成了挣工资的农业工人,一旦有了一个有名望的创新,但大多以破产效率低下而告终。公司+农户的模式化解了公司的风险,却没有实现农民的利益。公司与农民之间所谓的密切合作机制难以形成。在一些地方,农民的土地被收回了,土地的股份得到了试用,村集体继续以邀请的形式外包给外国的承包商,以获得连续不断的地租,这种那些把希望寄托在外国承包商身上的创新对眼前利益的重视,却可能造成破坏性的风险。在我们的调查中,我们发现由土地股份制造成的大规模荒地变得无处不在。这种模式是一种农民化,农业化的模式,所采用的土地也是快速流水的掠夺手段,从根本上违背或忽略了农业可持续发展的规律。

  也有人认为征收集体和规模经营是发展高效农业的必要条件之一。实际上,所谓的高效农业在现实中可能难以生存。已经发生的高效农业示范活动也大都是短命的,打击了一些农业投资者和农民。

  那么,什么样的组织形式最适合农民呢?我们认为,根据农业生产的特点,只有农民自己组织才是适合农业生产的形式。家族企业之所以爆发出巨大的生命力和活力,在于它与这一特征是一致的。不要以为家族管理是个体经济。当一群人在一起工作时,他们是集体经济,而不是把集体农业看成是个体农业。事实上,个人也可以通过某种形式的组织成为非常有效的集体。是否集体取决于有多少人在一起种植,而是取决于农民之间是否有实质性的合作与合作。

  农业组织的基本路径是从家庭管理到家庭农场,再到合作社和合作社。家庭农场作为农户的扩大版,保留了家庭经营的全部优势,能有效克服小农生产的一些弊端。例如,家庭农场可以激发农民“科技需求和组织需求,培养农民对土地和社会责任的感受”,是新型职业农民的理想载体。但与其他组织一样,家庭农场也存在交易成本高,市场力量薄弱,市场抗风险能力差等问题。克服这些问题,需要更高层次的组织形式,最适合农业特点和农民利益的组织形式是组建农场和家庭农场的合作社。

  合作社与其他组织的最大区别在于,合作社根据交易额向农业生产者返还利润。因此,合作社被称为农民自己的组织,根据中国的特殊国情和文化特点,有效的基层农民合作组织只能建立在社区合作的基础上,建立广泛的联盟。这里的社区合作不是有人提到的传统集体,而是以合作社原则为基础,以农村社区为基本单位的农民合作组织。合作社不仅可以为农业生产者提供生产和技术服务,还可以为村民的生产生活提供供销服务和金融服务。这是习总书记确定的三位一体合作社。小,单一的合作社一起,组成工会。重组各类工会,导致全国性的合作社网络。在这样的组织框架下,农民的利益得以实现,政府的扶持政策得到有效实施,国家农业安全得到更好的保障。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