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娱乐城 > 人文博文 >

中青报:中国该不该建巨型对撞机—新闻—科学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中国青年报:中国不应该建立一个巨大的对撞机 - 新闻 - 科学网

  2015年4月的一天,我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原高级物理副主任张庄。那时候,这个巨大的碰撞机的中文版本只是一个在物理学家小圈子里流传的概念。普通百姓对此事几乎一无所知。

  研究员张闯告诉我,这个项目做不到,关键要考虑项目成本多少。从科学家的角度来看,他认为这个项目是值得的,但从民族的角度来看,因为高能物理本身没有直接的经济利益,也没有像原子弹那样产生同样的军事效益,氢弹,我们的国情,这个项目值得立即启动,还需要进一步的慎重论证。

  而当时张闯研究员说,这个项目投资了大约100亿个数量级。

  深入参与北京电子工程学会(BSEE)设计的研究员张闯也亲眼目睹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在涛群夸克地区取得的一系列重要成果。

  在与张庄研究员的对话中,我感受到1980年建立的北京电子正负电子对撞机带给中国科学家的民族自豪感。

  时光飞逝,差不多一年之后,我采访了一位着名数学家,中国版巨人对撞机的积极倡导者丘先生。

  丘成廷先生向我介绍了巨型对撞机中文版的建设计划。他认为,一旦这个项目举行,他将在中国组建一个科学的联合国,吸引近一万名海内外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到中国工作。

  2016年8月,在清华大学参加2016年线上会议的着名科学家油东,维滕,格罗斯,马蒂纳,王义芳,戴紫海,瓦法尔接受了科学媒体采访。那时候,采访的重点就集中在中国版巨大对撞机的科学意义上。

  从访谈中可以看出,包括理论物理界在内的国际弦理论界强烈支持构建中国高能物理界提出的中国版巨型碰撞机的构想。当时的外国科学家认为,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强国,需要一个能够为推动高能物理学做出贡献的大科学装置。

  一个月后,94岁的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公开发表了一篇题为“今天中国不打算超大对撞机”的论文。他反对以七个理由建造中国版巨型对撞机。 2016年9月5日,王一芳谴责杨振宁媒体提出的七个理由,此事之后,关于巨幅对撞机中文版的争论进入公众视野。

  我也经历了互联网上事件的激增。

  2016年12月,中国科学院焉耆论坛在焉耆湖校区和中国科学院举行了中文版巨型对撞机的辩论。在主旨发言人王义芳讲话结束后,凝聚物理学家曹泽贤研究员等人对中文版巨型碰撞机的建造发表了反对意见。

  在那场辩论中,我感受到中国研究人员在巨人中国对撞机之外的微妙态度。科学家,其中一些来自其他领域的科学家认为,研究经费应该用于其他更紧迫的发展领域(而不是把大量的金钱投入到高能物理学中)。

  从那场辩论中,我来到了有关美国超导体碰撞机是否要被拆卸的着名辩论,当高能物理学家温伯格和凝聚的物理学家安德森混淆了超导体碰撞机的意见时。

  那么我隐约觉得,在某种程度上,不同专业背景的科学家对巨型对撞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有不同的看法,也许经常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抉择者。

  前几天,我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会见了王一方院士。王一芳院士告诉我,建造巨型对撞机也是一项创新。但是,创新一直是一个风险。中国人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月球探险,也没有停止过,因为没有人做过。现在,中国人希望参观月球是一个探索。同样,也有可能发展中国自己的巨大对撞机。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建造巨型对撞机中文版的科学意义是非常明确的:探索宇宙更深奥的奥秘,特别是探索希格斯粒子的物理性质。这是一项前辈们没有的伟大事业的创新。

  希格斯粒子给宇宙中的大多数物体带来质量,比如像黑洞这样的大质量,其质量来源也是希格斯机制。因此,由两个黑洞碰撞所发出的引力波,归根结底是由于希格斯粒子会产生一个引力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希格斯粒子比引力波更根本,属于更低层次的物理结构。引力波已被发现,需要深入研究。因此,中国科学家提出了“太原计划阿里计划”等引力波勘探计划。

  同样,希格斯粒子是欧洲核子中心发现的,但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因此,中国科学家提出了中文版巨型对撞机项目。两者的逻辑实际上是一样的。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人文博文